<noframes id="rv31n"><address id="rv31n"><listing id="rv31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rv31n"><th id="rv31n"><th id="rv31n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rv31n"><form id="rv31n"><nobr id="rv31n"></nobr></for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rv31n"><address id="rv31n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rv31n"><address id="rv31n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主页 > 员工天地 >

          记忆的味道

          作者:定边基地—苏云花  更新时间:2017-05-14 17:51 (已浏览 次)

              休假期间我去逛街,在看见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,有一个卖摊黄儿的小摊位。我赶忙上前买了两张摊黄儿。
              望着手中金灿灿、香喷喷的摊黄儿,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,摊黄的制作历历在目:首先要将“洗完澡”的黄米泡上一宿,增加它的柔软度。第二天将泡好的黄米用机器打碎成沫状。沫好的黄米面晾晒一晌午,到傍晚,将其倒入大铁锅中翻炒。


              我记忆最深的,是烙摊黄儿所需的铁鏊子,铁鏊子底部有三只矮足,呈圆状,中间是凸起的鏊面。鏊面平整光滑,油光可鉴。周边隆起的铁圈叫“楞圈”,上边是一个凹形的铁罩子,中间有环扣,穿着铁丝,便于提放。这样的鏊子,我家便有一个,每次看见都会想起泛着米香的“摊黄儿”。
              妈妈会照例生起小火炉子,将黄米面与水勾兑成糊状,再洒入少许糖精。一切准备就绪,便要开始烙“摊黄儿”。
              在凸起的鏊面上涂抹清油,倒入一勺面糊,摊抹均匀,盖上罩子,嗞嗞声响起时,“摊黄儿”便熟好了。妈妈一掀开罩子,浓浓的米香扑面而来。拿起铲子把摊熟的摊黄儿放入小盒中。晾了没多久,馋嘴的我便会抓起它,让它成为我腹中之物。刚入口时夹着米香,甜甜软软,令我回味无穷。


              现在吃到它的机会不多了,我也曾用超市买回的黄米面烙过几回,可味道却不如记忆中的美好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香椿情怀
          下一篇:端午的由来
          大圣娱乐下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